格兰仕梁惠强:以制造为核心跨界谋变

广告:二哥!专业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销量,动态评分,拼多多改销量,代刷淘宝1-4钻信誉等级!专业抖音快手,微信视频号,头条,网易等刷粉丝,点赞,真人评论。还有更多的业务请找二哥咨询,客服微信13005636712

本报记者 段楚婷 赵毅 佛山报道

距离广东格兰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兰仕”)正式宣布向数字科技型企业转型刚好一年,近日,格兰仕在广东顺德交出一份科技考试的“答卷”。

在以“超越制造”为主题的“9·28大会”上,格兰仕推出新物种——格兰仕A6,也向现场与会人士介绍了开源芯片项目的进展,公开格兰仕工业4.0智能家电制造示范基地的投资合作。

对于“超越制造”的内涵,格兰仕集团副董事长梁惠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中解释道,“超越制造的本质是不忘制造的核心,但同时围绕制造去适当跨界,例如在5G、AI、物联网等方面,为用户创造更好的产品、体验和服务。”

除了向数字科技型企业转型,近期格兰仕最受关注的便是在资本市场拟要约收购惠而浦(中国)股份有限公司(600983.SH,以下简称“惠而浦”)。关于此次收购的最新情况,梁惠强告诉记者,“进展一切顺利,在预料之中”。

推进全渠道发展

“格兰仕将以多品牌、全品类和全渠道作为中国市场未来的主攻方向。”在本次“9·28大会”上,格兰仕董事长兼总裁梁昭贤这样说道。

对于“微波炉大王”格兰仕来说,多品牌与全品类不是难事。因为格兰仕是国内少数拥有家电全品类、全产业链的企业,除了微波炉、电烤箱等厨房电器,格兰仕还拥有冰箱、洗衣机、洗碗机、空调等生活家电。

而在多品牌方面,格兰仕在海外市场已采取过“1+5”模式,其中“1”是自主品牌,而“5”包括合作品牌、合资品牌、租赁品牌及与国际顶尖品牌从标准的OEM到ODM的品牌合作方式。

在打造全渠道方面,近期格兰仕与国美零售控股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据悉,双方将在国美平台的多渠道共同实现场景共建、流量共建、会员权益共建等在内的新零售生态模型。

不过,将时间轴拉回至去年,格兰仕曾与天猫平台有过公开的矛盾。去年11月,格兰仕通过官方微博发布通报称,因拒绝退出拼多多平台,格兰仕在“6·18”期间被天猫搜索限流,导致原有主力店铺销量出现断崖式下跌。格兰仕与天猫沟通均未获回应后,于10月28日向法院提起诉讼。

对于此前与天猫之间的争议,梁惠强在采访中坦言,去年格兰仕确实与阿里巴巴在理念上有过比较公开的争执,但是今年6月,双方已经达成了和解,并且实现了新的战略合作。

“格兰仕要继续发展,必须推进全品类、全渠道。我们与所有渠道合作伙伴都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其中,国美与阿里巴巴是我们最长期、最重要的合作伙伴。”梁惠强如是说道。

不过,即使“万事俱备”也需要考量家电行业与市场的“东风”。

产业观察家洪仕斌告诉记者,对于格兰仕而言,主攻多品牌、全品类和全渠道的最大挑战在于发掘产品自身的竞争优势。在当前的家电行业大环境下,企业已不再是做蛋糕,而是抢蛋糕,要做到比竞品更有特点、更有竞争力,才能在市场中分得一杯羹。

技术打造“中国芯”

去年9月末,格兰仕对外全面公布了芯片发展战略,第一款物联网家电芯片“BF-细滘”正式面世。今年1月,由格兰仕、赛昉中国和北京千兆跃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投资的广东跃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跃昉科技”)正式挂牌成立。

在此次“9·28大会”上,与跃昉科技合作的上海赛昉科技有限公司CEO徐滔在演讲中推出了“全球首款基于RISC—V的人工智能视觉处理平台——惊鸿7100”,可应用于智能家电、公共安全、视觉扫地机器人、工业机器人等智能应用领域。

而格兰仕也与赛昉科技、跃昉科技、上海摩联科技、知微创新、Macao Advanced Tech等开源芯片生态伙伴共同发起成立了“中国芯”开源芯片生态合作联盟。

谈起格兰仕进入芯片行业的原因,梁惠强告诉记者,“我们进入芯片行业的初衷是为了家国情怀”。他进一步解释称,格兰仕与赛昉科技合作、投资跃昉科技,就是为了在RISC—V开源架构上,制造出拥有中国技术和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央处理器和系统级芯片。

据悉,格兰仕推出的首款芯片“BF-细滘”已经应用到格兰仕的家电产品中,而“NB-狮山”也进入到测试阶段。明年,“NB-狮山”AI处理器将陆续进入格兰仕的全线家电产品中。

作为跃昉科技的执行董事兼经理,梁惠强也向记者表达了他对企业参与芯片行业的看法。他认为最适合做芯片的企业,一定是知道芯片最终应用场景和用户需求的企业。

“芯片是一个投资周期很长的行业,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同时要懂得如何去整合社会和生态资源,企业才能够获得合理的投资回报。”梁惠强直言不讳。

要约收购如预期进行

8月24日,惠而浦的一则公告令格兰仕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关注。在这份《关于重大事项停牌的公告》中,惠而浦称于2020年8月21日收到格兰仕书面告知函,基于对惠而浦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及对其投资价值的认同,正在筹划部分要约收购事项。

惠而浦披露的要约收购方案显示,此次格兰仕拟要约收购的股份数量约为4.68亿股,占惠而浦已发行股份总数的61%,要约价格为5.23元/股,所需最高资金总额为24.45亿元。如果要约收购完成,格兰仕持有不低于上市公司51%的股份,惠而浦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可能发生变更。

资料显示,惠而浦旗下拥有惠而浦、荣事达等多个品牌,业务遍及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涵盖冰箱、洗衣机,洗碗机,干衣机等,以及厨房电器、生活电器等系列产品线。

2017年-2019年,惠而浦的营业收入处于下滑状态,由2017年的63.64亿元降至2019年的52.82亿元。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2017年为亏损9697万元,2018年实现扭亏为盈后,2019年再次亏损,达3.2亿元。今年上半年,惠而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16亿元。

对于格兰仕此次拟要约收购的原因,坊间众说纷纭。有猜测格兰仕通过收购惠而浦来拓展业务范围,也有人分析称与资本市场保持一定距离的格兰仕想要“借壳上市”。

对于此次拟要约收购的出发点,梁惠强在采访中告诉记者,“格兰仕与惠而浦有近20年的合作伙伴关系,双方高层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和互信。在此基础上格兰仕去深化双方在业务上的合作,达成在中国市场乃至全球市场的协同效应”。

不过,自拟要约收购公布后,惠而浦的股价有所上涨,截至9月30日,其股价为7.30元/股,高于格兰仕的要约收购价。

9月10日,梁昭贤前往合肥产投集团调研,须知惠而浦的第二大股东——合肥市国有资产控股有限公司正是合肥产投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对于拟要约收购公开后的最新情况,梁惠强透露,“现在进展一切顺利,在预料之中。”他解释称,此次拟要约收购涉及到国资背景企业、跨国企业和上市公司,所以需要的流程和手续比一般企业复杂。

当被问及格兰仕提出的多品牌、全品类是否将惠而浦的白电业务考虑进来,梁惠强坦言,不排除这个可能性,但是目前格兰仕没有明确计划。

将格兰仕对惠而浦的拟要约收购与格兰仕下一步在中国市场的主攻方向结合起来看,洪仕斌分析称,若格兰仕将惠而浦吸纳到多品牌、全品类和全渠道的主攻方向,两者的结合必然会产生1+1>2的效果。在大电器方面,惠而浦的品牌、技术和渠道积累刚好弥补格兰仕的短板。

格兰仕梁惠强:以制造为核心跨界谋变

格兰仕梁惠强:以制造为核心跨界谋变: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