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 亿美元女士”:贝索斯前妻的内幕故事(上)

广告:二哥网络科技公司!

客服微信13005636712 主营业务:专业刷拼多多销量,拼多多改销量,代刷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dsr动态评分、代刷淘宝1-4钻信誉等级、还有更多的业务请加二哥微信咨询,诚招代理合作伙伴!

- - - - - - - - - - - - - - - - - - - - -

编者按:她是亚马逊的第一位员工,全球首富贝索斯的前妻,在离婚后成为全球最富有的女性之一,增加的财富放大了为人低调的小说家的孤独,在对这笔巨大财富的处理上,她一改科技专家和传统富豪的慈善做法,用放手的方式把钱无条件地赠予最需要的非营利组织。Stephanie Clifford通过各种侧面访谈和少数的公开资料,为我们描绘了神秘的(曾经的)全球女首富的形象。原文标题“The Inside Story of MacKenzie Scott, the Mysterious 60-Billion-Dollar Woman”,篇幅关系,我们分三部分刊出,此为第一部分。

“600 亿美元女士”:贝索斯前妻的内幕故事(上)

慈善的第三条路线

当杰夫·贝索斯将Amazon从车库起家,建设成为全球最强大的公司之一,并成为这个时代最富有的商人时,这个世界对他的妻子,MacKenzie——小说家,四个孩子的母亲,那个帮助Amazon从车库起步的人——却知之甚少。即使在去年两人因为一桩公共事务以及丑闻而离婚之后, MacKenzie Scott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但她仍然是一个不愿透露心思,令人难以捉摸的人物。现在,作为全世界最有钱的女性之一,Scott在今年7月宣布,自己将向从传统黑人大学到危机文本线(Crisis Text Line)等一系列非营利组织捐赠17亿美元。这笔捐赠无论是从规模上还是做法上都令人赞叹: Scott正在以新式慈善家的身份名扬四方。

这么大的一笔赠予,Scott本可以用来建个癌症中心,用她的名字给某个博物馆翼楼命名,或者给一所大学重新命名。又或者,就像靠科技赚到了大钱的几乎所有人一样,她本可以创建一个组织,根据自己关于如何最有效地解决社会问题的想法来发放拨款。但她却选择了另一条道路。

Scott一次性发放了116笔赠款,而且几乎都没有附加条件,几乎全部都赠给了小型组织。受赠方不需要达到她指定的指标(才能获得赠款);也无需制订她喜欢的计划。当那些非营利组织询问怎么才能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时,她甚至连感谢信都拒绝了。就像Scott所说那样,她特别选定了由具有“丰富经验”的人所领导的组织:女性领导的妇女团体,有色人种领导的种族平等团体。

于是,Scott在捐赠领域的表现就远远超过了她的前夫,并改写了那些为高知名度的科技慈善家,那些往往表现出自己不仅精通商业,而且对解决社会问题也了如指掌的人沿用的捐赠手册。斯坦福大学政治学教授Rob Reich表示:“他们对企业的工程或技术专家导向,他们的财富创造,也转移到了慈善事业当中。”他指的是马克·扎克伯格或比尔·盖茨等科技界的超级明星。“简而言之,技术专家型的慈善是施予而不是合作。”

与此同时,Scott捐赠的不透明性以及她那笔巨大财富的来源也引起了一些质疑:Amazon在病毒大流行期间已发展成10月初近1.6万亿美元市值,并因为缴纳的企业税相对较少而声名狼藉。

尽管我们没有能跟Scott面谈(我们曾通过她的多个代表向她提出了请求,包括她的图书经纪人,离婚律师以及前雇员),但通过对Scott的朋友、同学、老师、同事以及前同事的访谈,以及此前未公开过的公开文件,还是能够揭示出她跟金钱之间的复杂关系,这段关系最早可追溯到她十几岁时家人经历的一场经济动荡。这位文静、精通文学,50岁的亿万富翁,成为了全球最有影响力的慈善家之一,她为赠予树立了新的标准,并从经验中学到了什么是有钱可以做到的,什么是有钱也做不到的。

学生时代

6岁的时候,Scott得到了老师的允许,从从学校带回了一叠便宜的木浆纸,然后写出了142页的《书虫》(The Bookworm)。几年后,她看了《沃特希普荒原》(Watership Down),注意到里面满是植物的名字。Scott在她的第一本小说的附录中写道:“我骑上我的施文(Schwinn)单车,到图书馆去找植物百科全书,第二年的时候,我所有的故事里面都充斥着各种树木和花朵。”

除了写作以外,她几乎没有提供有关自己早年生活的更多详细信息。2013年,她罕见地接受了《 Vogue》的采访,文章对Scott母亲的描述是“很乐意待在家里做做饭装饰一下房子的一个人”,而父亲则是一位“理财规划师”。

现实要微妙得多。根据政府和财产记录,Scott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在加州马林县一个豪华地段有一栋房子,在旧金山太平洋高地(Pacific Heights)有一栋豪宅。她的父亲Jason Baker Tuttle经营着一家旧金山投资公司,而她的母亲Holiday则活跃于慈善事业——著名的旧金山美术博物馆在1970年代的一份报告中提到,她的母亲曾主持过一次有9道菜的慈善晚宴,为该博物馆筹集资金。

Scott高中时在Hotchkiss就读,这是康涅狄格州的一所精英寄宿学校,校内就有一个九洞高尔夫球场以及一个湖泊。Scott说自己在这所学校读书的时候对小说变得更加痴迷了。她甚至要求把体育锻炼换成写作项目。她的希望是能到普林斯顿大学跟托尼·莫里森(Toni Morrison)学习写作。

不过1987年,她读完大三时,家庭的财务安全崩溃了。一年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收到诉状后开始调查她父亲及其投资公司。根据一位行政法法官在SEC文件中对问题的描述,1987年3月,她的父母申请了破产保护,她父亲的投资公司也申请了破产保护。法官写道,那家公司及其短命的继承者均关门大吉了。

这家人随后从加州搬到了佛罗里达,尽管Scott的父亲后来又申请成立一家投资公司,但被一位行政法官驳回了。1990年,那位法官禁止已在证券行业从业了25年之久的Tuttle再次提供投资建议。该法官写道:“大笔支出是该公司无法退还所欠客户大部分资金的原因。”我们不清楚Scott的父亲后来又做了什么工作。1990年时,Scott的母亲在棕榈滩开了一家小型服装店。

这个家的财务困境给Scott的人生刻上了烙印。2013年她曾告诉Charlie Rose,在普林斯顿读书时,她得“各种打工才能供自己上学。除了上课以外,大概每周得干30小时。我进普林斯顿的时候,我还记得当时在想,哇,这可是个巨大的机会,但又很担心,我在想怎么才能能兼顾这些工作,同时又能从教育中得到最大的收获。”

尽管如此,她还是想当作家。大四的时候,跟普林斯顿所有高年级学生一样,Scott也得做一个独立的项目——给她的任务是写一篇173页的论文——并且要让莫里森当她的顾问。她的同学Kari Kohl说,要想能让一位知名的教授给自己的论文提供建议,你得有抱负。要未雨绸缪,在向教授提出这个请求之前,有些学生就事先去上他们的课,去坐班,去认识对方。

她被安排坐到一为年轻主管办公室的旁边。她说,听到了他的“爽朗笑声”之后,她感到很好奇。那个人的名字叫做杰夫·贝索斯。

与贝索斯相遇

毕业后,Scott搬到了纽约,但她后来告诉Rose,自己“在收支平衡方面遇到很多麻烦。”。尽管自己还是想当小说家,但她需要有稳定的资金,于是就到定量对冲基金DE Shaw找了份工作。她被安排到一为年轻主管的办公室旁边。在听到他的“爽朗笑声”之后,她对这个人产生了兴趣。他的名字叫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两人在Shaw相遇三个月后,贝索斯和Scott订婚了。(她后来告诉《Vogue》说是她追的他。)两人于1993年9月结婚,当时她才23岁。

在Shaw这里意识到到互联网使用情况的疯狂增长之后,贝索斯决定自己必须要投身到在线销售这项事业上,他在2010年的一次演讲中说:“我告诉妻子MacKenzie说我想辞掉工作,去干这件疯狂的事情,这件事可能行不通,因为大多数初创企业都是失败的,而且我也不确定之后会发生什么。”尽管在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后,她本可以选择财务稳定性和可预测性强一点的事情,但Scott却选择去承担风险。贝索斯说,她“告诉我说我应该干。她希望我追随我的热情。” 两人均从DE Shaw辞职,1994年,Scott一边开着车,贝索斯一边坐在副驾,为给他们要创办的在线书店写商业计划书,他们的目的地是西雅图。

对于Scott来说,书就是艺术。这位自六岁起就想当作家的年轻女子研究石黑一雄的《长日留痕》(The Remains of the Day),唐娜·塔特(Donna Tartt)的《校园秘史》(The Secret History)。根据她的第一本小说的补遗,她喜欢纳博科夫、狄更斯和梅尔维尔。就像她告诉Rose那样,她很珍惜托尼·莫里森对她的鼓励,要继续写作。

对于她的新丈夫来说,书就是机会。1997年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在制定了一份大概有20种产品的清单之后,我把书籍选定为在网上销售的第一种产品。”他说书这种商品比其他任何类别的商品都要丰富,而且到目前为止,网上书店是“在互联网发展的背景下行得通的商业计划。”

贝索斯和Scott在自己的车库开始创业,公司最终搬到了西雅图某个工业园的一个破旧的办公室那里。Scott做公司的会计和行政:员工有薪水问题或者出差预订要帮忙都会找她。1996年加入公司的Jonathan Kochmer说,她似乎对自己正在做的事情非常满意。

当时,Amazon是想搞清楚在网上应该怎么卖图书的几个竞争对手之一,还不清楚谁会胜出(如果有的话):其中包括Barnes&Noble以及Borders。独立书店似乎无可撼动。然后, 1996年5月,《华尔街日报》刊登了关于Amazon的头条文章。Kochmer 回忆道:“那时候,我们设了一个小铃铛,只要有人订购了一本书,铃铛就会响一下!然后在工作的我们就会知道,‘哇!我们又卖了一本书!’当那篇文章发表之后,那个铃铛开始疯狂地响个不停:最后我们不得不把它关掉了。此时,很显然,我们已经超越了其他的好几百家在线书店。”

不过,在痴迷图书的Amazon这里,Scott并没有突出自己的书迷和小说家的身份,也没有强调自己远不止是处理数字的老板娘而已。

这里早期的工作环境比较的文艺,有股学究气。用1997年加入公司,担任文字版编辑的Erica Jorgensen 的话来说,Amazon的第一批员工中大部分都是“书呆子”,员工在被录用之前都必须提供SAT分数。他们很高兴能在网站上推荐像佩内洛普·菲兹杰拉德(Penelope Fitzgerald)以及阿兰达蒂·洛伊(Arundhati Roy)这样的作家,对迈克尔·查邦(Michael Chabon)到访公司感到兴奋不已。

虽然贝索斯选择了一个妻子热爱的创业主题,但他显然对公司发展更感兴趣。Jorgensen回忆说:“我想不起他对作家的到来感到兴奋:他的心思都放在公司上——他对网站有多少访客更感兴趣。” Kochmer对此表示同意:“杰夫更关注快速发展,创造历史。”

“600 亿美元女士”:贝索斯前妻的内幕故事(上):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